风流盛唐

【授翻】Photo Booth

😭

PKURebecca:

原文链接:AO3


关于照片,时间和爱。一个半甜半伤感的小故事。


一发完


————————————————


“我们该走了,史蒂夫!”


正在七月的热浪里蔫头耷脑,忍受着湿气带来的关节痛的史蒂夫,用古怪的眼神看着画桌对面的巴基。“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可开心的?不就是个摄影师嘛巴克,而且你知道的,摄像技术绝对是美术的终结者。”史蒂夫小声嘀咕,几乎像是自言自语,因为巴基已经听史蒂夫抱怨过很多次照相技术谋杀了设计行业之类的啰啰嗦嗦的话。


“这回可不是摄影师!”巴基固执的嚷嚷,靠上史蒂夫的画桌。“全机械设备!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也没有自动照相店里的那种服务员。全自动的!而且几乎瞬间就可以拍出来!”


史蒂夫眯了眯眼睛,“这听起来更糟糕,”他宣称,但是还是放下了自己的铅笔,用抹布掸掉手指上的碳渍(这块抹布最早是巴基的衬衫,后来成了史蒂夫的睡衣,直到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走走路也许对自己的关节有好处,这倒是真的,而且去街上吹吹风也挺好的。


巴基大概猜到他快要说服史蒂夫了,转着圈搂住史蒂夫的肩膀,小心的用自己的下巴去蹭史蒂夫瘦削的锁骨。


“走吧,头儿”他哄劝道,“拍四张照片只要二十五美分呢,我可得给我最好的伙伴拍点儿照片。”


“你不需要拍我瘦的像猴儿一样的脸,”史蒂夫叹一口气,但他顺从的让巴基把他从凳子上拽起身。


“我有整整一美元可以用来拍你的猴儿脸,带你去吃香蕉奶油夹心蛋糕,然后还能去喝一杯冰镇可乐,”巴基说道,放开了拽着史蒂夫的手,抚平自己衬衫上的褶皱,穿好鞋子。这招儿用得并不光明正大;他知道史蒂夫简直爱死了香蕉奶油味甜点。


 


他们一路走向巴基找到的那家有照相亭的商场,街道比他们闷热的公寓凉快点儿,路也并不难走。史蒂夫不得不承认这个照相亭挺不错的;小衣柜大小的一间亭子,门口还装着挡光的帘子。


“所以你只需要把硬币丢进去就行啦,”巴基说着,把脑袋伸进照相亭里看了看。史蒂夫走进去,坐在照相亭的木质长椅上。


“那儿就是照相机了,看见了吗?”史蒂夫点点头,思考着照相机后面的那一堆机械设备到底是怎么工作的。


“你只要按一下这个按钮,照相机就会连着拍四次,而且每次拍之前都会响一声,”巴基继续说道。


“你是要跟我一起拍吗?”史蒂夫不耐烦地打断他的介绍。巴基咧咧嘴,给史蒂夫递过去一个二十五美分的硬币。


“给我笑一个呗?”他从一旁望着史蒂夫,后者轻轻地点了点头,被调侃的话逗乐了。巴基推了推史蒂夫,让他把硬币扔进机器旁的小槽里,然后史蒂夫等着拍照开始的提示音,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咔嚓!”


第二张照片,他飞快的想了想,然后做了个对眼吐舌的鬼脸。


“咔嚓!”


他看着相机,摆出一副庄重的表情,试图看起来帅一点,但他猜他看起来大概和平时一样,像一只饿久了的老鹰,瘦弱但好胜。


“咔嚓!”


“怎么样?”巴基走近,凑过去问道。


“还有一张没照呢,你这个蠢蛋!”史蒂夫说着,凑过去环住巴基的肩,巴基转过头去看向相机,赶上了最后的一声“咔嚓!”


巴基后退着走出照相亭,史蒂夫跟上他。相机后面的机器发出咔哒咔哒的响声,然后一小沓纸从机器里被吐出来,滑落到下方的托盘上。


史蒂夫从巴基手里抢过照片来,仔细看了看。唉,没错,看起来真的像饿着的老鹰。


不过最有趣的还是最后一张照片,史蒂夫正张着嘴数落巴基,而照片上巴基只留下了侧脸,还带着十分滑稽的吃惊表情。巴基越过史蒂夫的肩头看向照片,爆出一阵大笑。


“这太搞笑了!”巴基说,“来吧我们再去拍一组,我觉得我们两个人挤一挤是可以同时坐进去的。”


史蒂夫翻了个白眼,但他纵容着巴基把他再一次推进照相亭里,往角落里挪了挪给巴基留下足够坐下的位置。巴基四处看了看,胳膊搂住史蒂夫的肩膀将他拉近,然后说道“这样就能同时拍到我们两个啦。”


 


巴基伸出胳膊去投硬币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对着相机摆好了微笑,于是他们拍到了第一张好照片。


“咔嚓!”


巴基转过脸来做了个鬼脸,史蒂夫不可抑制地大笑起来。


“咔嚓!”


史蒂夫还在试图恢复自己的脸,准备做一个冷静严肃的表情,但巴基的手从他的后背滑下来,捏了捏他的屁股,史蒂夫的眼睛因为吃惊而大睁着。


“咔嚓!”


他转过脸去想说点什么,但是巴基捏着他的下巴,阻止了他进一步动作,然后探身吻住他的唇,仿佛他们并没有置身于布鲁克林的一间人流攒动的商场之中一般。


“咔嚓!”


史蒂夫冲出照相亭,焦虑地站在出照片的托盘处,随时准备着夺过从机器里吐出来的照片。巴基则慢悠悠地走出来,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呀?周围很多人都可能看到。”史蒂夫紧张地问。


巴基却看起来很得意,“门口有帘子挡着呀,不然我从哪儿去搞一张我和我小伙伴(fella)的照片呢?”他大言不惭地反问道,但声音压得很低。


照片从机器里传送出来,史蒂夫急忙抢过来,但又忍不住拿出来看看,前三张看起来都还不错,但后面那张——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样子,没有从商店玻璃墙的反光或是镜子或是任何东西上见到过。但现在它就在那儿……画面里史蒂夫的脑袋微微倾斜着,巴基亲吻着他的嘴角微微上翘,他们看起来是那样契合……一瞬间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如何呼吸。


“我们再拍一次吧,史蒂夫,”巴基说。


史蒂夫点点头,心里有点紧张。


 


史蒂夫跟着巴基走进照相亭,他小心翼翼的将帘子不留缝隙地拉到底。巴基拉着他坐在自己腿上,手臂环住他的胸膛。巴基又拿出一枚硬币,史蒂夫接过来投进机器槽里,然后坐回原位,露出微笑。


“咔嚓!”


巴基又一次把下巴搁在史蒂夫的肩头。史蒂夫在余光里看到巴基闭上了眼睛。他及时地转过头去。


“咔嚓!”


于是史蒂夫也闭上了眼睛,与巴基额头相抵。


“咔嚓!”


他凑近了去亲吻巴基,然后静静地等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但他毫不介意。


“咔嚓!”


他仍然飞快地跑出去抢过相片,在将照片放进衬衣口袋之前只给巴基飞快扫一眼的机会。“我一会儿再给你看。”


“好吧,你一会儿可得给我”巴基对着史蒂夫咧嘴,“走吧,咱们喝可乐去。”


 


 


————————————


在那天——巴基坠下悬崖后的那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杜根(注:咆哮突击队成员)在指挥部的走廊里碰到了史蒂夫。


“菲利普刚刚让我去整理巴恩斯的东西,”他说。


“呃……谢谢你了,”史蒂夫说,悲伤和愧疚在他的胸腔里升腾。“我——我不觉得我能去整理他的东西。我想我也不应该去。”


“没关系的,”杜根说道,“我已经把他的东西打包好寄到他布鲁克林的姐姐那儿去了。但我猜你大概需要这个……”


但史蒂夫并不需要任何东西,他不觉得自己在眼睁睁看着巴基坠落之后,还能承受得住看到任何属于巴基的东西。但他仍然伸手接过了杜根递过来的东西。是一本廉价的小册圣经。这很奇怪,因为巴基并没有任何宗教信仰,而杜根知道史蒂夫也没有。


 


杜根用手翻开封面,史蒂夫看到了三张破旧、褪色的小照片。他迅速的阖上书,抬头看向杜根,杜根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一点厌恶或是刻薄的神态。只是纯粹的悲伤。


“我以为——这些照片都丢了。”史蒂夫说。他以为巴基去部队了之后就销毁了这些照片。史蒂夫他自己也许就会这么做。如果这些照片被看到,可是要进监狱的。


“看起来巴恩斯把这些照片一直看管得很好,”杜根说,他的语气小心的保持着中立。“这和挂在墙上的美女海报不是一回事,你懂的,如果有人对你来说非常……特殊,你就会谨慎地对待这些照片。”


史蒂夫点点头,目光垂向地面。巴基带着那些照片穿越了大西洋——太愚蠢了,真的,即使在那儿没人能认出史蒂夫来,作为一名战士,把那些照片当做随身携带的装备也是非常危险的。他迷人的,愚蠢的巴基,在不该接吻的地方接吻,随身携带着他们的照片。


史蒂夫感到双眼一阵刺痛。


“我对于你们遭受的一切也感到非常难过,队长。”杜根说完,然后快速转身离开,善解人意地留给史蒂夫独处的空间。


 


 


————————————


史蒂夫没想过在醒来之后还能见到那些照片。他一直将他们带在身上,夹在他的旧日记本里。飞机坠落之后,在漫天的冰雪之中,他未曾想过还有活下去的可能,更别提再见到那些旧照片了。他的激动无以加复。过去的那些东西没有几样能陪着他一直撑过七十年时光,少有的一部分也被拿去博物馆展览了。


 


当Fury招他进神盾局工作的时候,他带着一个小日记本出现,把它放在史蒂夫面前的桌子上。


“本子被封在冰层里面,就和你一样。我把它取了出来,”他说着,开门见山的打开话题。关于这一点史蒂夫倒是很喜欢Fury。“只是为了看看是不是被水浸泡过需要修复。本子没被破坏多少,我也没有看多少里面的内容。”


史蒂夫翻动着纸页,在看到一些光滑、形状奇怪的东西时停了下来。他拿起那三张照片,用指尖捏住抖了抖。他们被保存在光滑透明的小塑料袋里面。


“为了更好地保存,”Fury轻声说,“扫描的备份已经被放进你的加密档案里了。”


“我听说这样的事情现在不再需要背负罪名了。”史蒂夫说。


“没错,但这事儿也和别人没什么关系,除非你愿意。”


“在我打仗那会儿,一个战友,杜根,也说了和你类似的话,不过是用他自己的表达方式。”史蒂夫说。


“我对你所经历的一切表示抱歉。”


“是啊,他也这么说了。”史蒂夫叹了口气。“佩吉说巴克自己做出了决定,我会尊重他自己的意见,我也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


Fury点点头。


“我周一会去报道的。”史蒂夫说。


“我期待看到你的表现。”


 


 


——————————————————


在瓦坎达,从海上监狱救出自己的队友之后的一两周后,史蒂夫收到了一份匿名包裹。里面装着他的日记本(是那本充满了21世纪涂鸦和写着待查事项的新日记)——还有那些照片。


估计是娜塔莎送来的,史蒂夫想。她总能通过语言之外的其他方式了解到真相。


 


 


他和巴基并排坐在整洁干净的床边,打开日记本翻出那些照片,巴基低下头去看。


“你看起来像一个骨瘦如柴的小斗士,”巴基说。


“饿了太久的鹰,”史蒂夫赞同道。巴基短促地笑了一声。


他点了点史蒂夫腿上放着的照片,“我过去长这样,现在也没什么变化。”他戳了戳史蒂夫的二头肌,“你现在看起来比以前更好,但你过去的样子衬得我看起来更壮些。这些照片很不错。”他有些惆怅地说,仔细地盯着这些照片看。


“你明天就要进冷冻箱了,”史蒂夫说,“这些照片不怕冷的。我可以留着备份照片,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把它们带上,这样你也许就会想起来过去的事了。”


“我会睡过去的。”


“你会做很多很多美梦,”史蒂夫说,“然后醒来的时候就会把过去的事情都记起来。”


 


巴基看上去若有所思。他拿起那张史蒂夫坐在他腿上的照片,还有那张只有史蒂夫的。将剩下一张他们两人并排坐着的照片递给史蒂夫。


“你拿着这张吧,”他说“这样你也能记得。”


 


史蒂夫倾身靠近,等着巴基惊吓着躲开或是转身而去,但巴基并没有这么做。于是他低下头,吻上巴基的唇。他感觉到巴基的嘴角微微上翘,带起明媚的弧度。


 


“我会等着你醒过来的。”


“你最好给我等着。那些照片花了我很多个硬币呢,我总有一天要讨回来。”


 


FIN


——————————————


读原文的时候真的超级超级感动。。


希望我没有毁了气氛→_→


大家多多评论指导哟~ 一起来玩嘛~

评论

热度(47)

  1. 风流盛唐吃包的R酱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