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盛唐

【渚薰】薰嗣、嗣薰推文(主中长篇)

散落于裳:

我入坑eva坑挺晚的,托自己习惯性翻文的福,在这个图比文多的圈里,也找到了可以称为多的文数。
我看文主要是在晋江、lofter、p站(日语)。3万以上算长篇。
首先是国外妹子写的有名的薰嗣长篇《whisper》,这篇大家在网上搜下可以找到翻译的完的下载版。这篇是以薰死后为结点而开始私设展开的,并没有之后的补完什么的,这点需要注意。结局he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
然后是lofter


《毒林檎》、《下半场:安魂曲》、《上半场:欢乐颂》系列
《透明少年》、《遗留之物》《再见了,魔法师》……
by吃完睡过头


首推的是吃完睡过头的《毒林檎》、《下半场:安魂曲》、《上半场:欢乐颂》,实际上这个作者一切文我都推来的,但最推的还是这一个系列,近八万字的长篇,贞版,文笔和剧情都是特别赞的,人物性格抓得特别准,非常厉害,看完这篇我几乎是被震撼的一个星期没缓过来的,用实力告诉你什么叫生死不渝,什么叫痛彻心扉。这个太太所有文打的标签都是嗣薰,但实际上除了有涉及h的魔法师系列(这篇也很赞,故事性高,并且让人感觉到命运的因果关系的无奈,黑童话风)其他的其实是算无差的,因为性格抓的太准的,故事太棒,攻受反而是其次。这位太太对生死和情感表达的特别真实,大概和她本人经历有关,她因为病停笔了。吃过太太的文大多数都是长篇。


《仿真花》《手的魔法》《理想型》《将雨》《死蝉》……
by嗣薰补完计划委员会


然后推的是:嗣薰补完计划委员会,和吃过太太一样这位我也推她的所有文。看id就知道,她的文是嗣薰的,不过她和吃过太太一样,文笔很棒,而且几乎所有文都是清水,并且因为性格抓的太准的,给人温馨和舒服的感觉,细节和心理描写特别棒,几乎看不出攻受,更趋向无差。这位太太几乎所有文都是甜的。这位太太的文以中短篇为主,庵、贞、q都有写,70多篇,数量可观。


《星期恋人》《It's only love》
by   FFF_Sclo
接下来是:FFF_Sclo的《星期恋人》和《It's only love》这两篇长篇,标签嗣薰和薰嗣都有打,所以是无差,这两篇里,我比较喜欢《星期恋人》里面的薰特别可爱,文风也很棒,特别富有画面感,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很有青春的感觉。


《酒糖夫夫的小日常》系列
by神无勋


再然后是神无勋的,这位太太薰嗣文很多,但长篇几乎都是架空,单纯看故事可以,就性格行动来说挺ooc,所以我不是太推荐,我推她的《酒糖夫夫的小日常》短篇甜系列集,嗯,甜甜的。


《蜂蜜牛奶》
by书叔数树


架空甜文小中短篇。


《罐装少年》
by要买新电脑了???(;`Д´)


这作者名字的表情我好像有点打错……嘛,这篇有点意识流,嗯,总之是he。


《绥靖》
by   IIIIIIIIIIIIIIII
这作者名字有多少个I表示数不清……嘛,架空中短篇,挺美的文,薰嗣,但我觉得很偏无差,作者说he,我也觉得很he。


《我的同居人被homo缠上了怎么办》
by桃源乡
作者名字的乡是繁体字,这篇论坛体,架空,中篇薰嗣甜文,挺可爱的!值得一看!


《再见》
by  PRH_咿怀疑人生肝肾两亏
作者名字都是繁体字,中短篇薰嗣,挺美的文。


《流星雨下》
by 20g
架空,贞薰嗣大学设定,比较偏无差的清水中短篇小甜文。


《途径旷野》
by 枕清寒
1万以上的中篇,q背景,he的,含肉文。


WHISPER翻译一系列文
长篇校园架空的《How could you possibly?循循善诱》
中篇架空he的《The suicide pact 自杀协定》by otaku67
短篇的《Frailty》by phollie
中篇半架空的《Don't Be Afraid to Rush In》这篇挺美的。


チヨツチヨイ子守呗
by 只有日光还唱歌。
架空中短篇,甜文,特别可爱。这个作者其他薰嗣文也很棒,可以看下。


lof暂时这么多


晋江的
《我们的结束与开始相同》by砂痕


《我们的结束与开始相同》这篇是庵薰嗣,6万字,虽然是个坑,但是薰嗣的感情线是已经完全走完了,文风和人物性格描写很赞,所以还是非常值得一看。


《光与暗与血》《第十三使徒》by浅草青青嫩萝卜


两篇都是薰嗣长篇he,《光与暗与血》这篇是架空,吸血鬼设定,情节浪漫,文笔很棒。


《May Be a Dream》by帛月


这篇薰嗣长篇,he,全文基调温馨,剧情安排合理,挺不错。


《薰嗣短篇两则》by无幻水引


比起说是短篇,这更该说是中篇,我比较喜欢第二个故事,现代架空he,结局很甜。


《世界独一无二的你》by人玉


贞版漫画结局后衍生,蛮甜的薰嗣中篇。


6.23更新之后待定

【资料】b站渚薰相关视频

给太太跪了

散落于裳:

游戏: 渚薰养成计划
游戏实录 :   p1 av406801
p2 av406866
p3 av406960        p4 av406983             p5av407687          p6 av611611 


游戏语音字幕配图版:p1 av8540401      p2av8587561    p3 av8587602         p4 av8587645    
p5 av8587671
p6 av8587695     p7 av8587729
p8 av8587771


渚薰养成计划语音剧情连贯完整版:av2392990


同人重制游戏图Q-part1(暂无2)av2400338


字幕版渚薰养成计划其中之一av430307


钢铁女友2
钢铁女友2nd携带版,完整版av10896967
钢铁女友2薰嗣结局av567930
钢铁女友2实况六av567020


柏青哥系列
游戏动画
av1192820  av9256572  av555060
av568625


EVA2
渚薰线part1 av7828830
游戏实况part17 av558639
渚薰剧本概况 av8415955
第一民族始祖内容结局 av468538
化妆事件 av8406726
(其他不涉及薰的eva2视频av8448375 av8469895)


名侦探eva
(优酷有part49、part6 渚薰的出场和游戏结局,其他part42part48也有)
游戏实录part42 av8540332
part48 av661711
实录逆转裁判剧情av11091995


同人游戏 恋爱游戏
av633803   av608335   av695841


其他
广播剧 结局的延续 av643504
渚薰告白集av394573
真嗣呼唤集av402124


嗣薰 手书av1112605  av1110651
mad  av2269889   av547005  av610612


手书
薰单人:av10632360
薰嗣
贞薰嗣:av10631885 
av554322
av1670704
bgm_樱流: av472455
av692752
av467275
离去之原:av551894
av417457
可爱的真嗣君(曲+绘):av2078033
亚拉那一卡(曲+绘):av401098
mad+手绘av549759


(以下由于数量不提名)
av601832
av1112914
av8381548
av554740
av552016
av10631844
av575951
av614999
av799855
av554314
av554379
av612044
av939903
av8562455
av8562309
av8557377


mmd
剧场Q版薰单人av559621
单人 av9257126
av8587905
av8587492
av8563051
av8540653
双人av8587555
av8562321



贞漫改图嗣薰:av487936
贞漫动画MAD:av6267057
同人图:av386910 av2819014


音乐
quatre mains 
Q相关剧情剪辑:av1745655
弹奏:av1395050
av403628
av1633867
av3732551


Q原声音乐集av403936
eva bgm选集av105002 av113426
Beautiful World 官方mv av1768827
樱流官方mv av6348996
樱流官方限定av6336787
樱流 小提琴版av6009840 英文翻唱版av1010830 降调版av407557 钢琴版av1633985 av402544 av797944   av1092525  av402133  av795671  av4058820 
其他曲 av554294 av400567


mad
薰嗣
小王子 av758004
如果明天世界就将终结 av5169554
所谓的好感就是喜欢 av699033
世界第一真嗣公主(大修版)av4468545 (未修版)av621869
无论如何都想要个薰嗣HE av576314
我每次出生都是为了和你相遇 av5688843
sayonara|再见 av4734407
星象仪 av622284
三代樱流av570947
bgm为花冠:av6555120 av616826 av2762894
以下不记bgm的:
av554736 av1065736
av258523 av1931287
av4734407 av2410192
av472476 av1578719
av2963765 av882435
av2389456 av909099
av10136104 av591593
av2456855 av552152
av559573 av8566821
综漫MAD:
av3574672 av1069427
av4737839 av562367
av1006664 av547693


(拖了那么久,总算……嘛可能还会更新?)

胡安娜是个红头发的姑娘吗

【灭运图录】【莫石莫】莫渊的收徒日记

太萌了哈哈哈哈哈

迦陵频伽:

莫渊的收徒日记


#凭空捏造#


以下为灵玉道君几万年前的日记节选,集中挑出有阴阳道祖出场的片段,年代久远,有缺损。


X年X日


入蓬莱。吾友闲云入罗浮仙派,当把持内心,同求大道。


……


X年X日


成金丹后,闲云久不至,闻其停滞神魂久矣。惜乎!


今日蒙许天君召,往天坼地裂寒光阵。前辈言吾派将得一有缘弟子,当留心察之。


临行前天君莞尔曰:“莫小子,你的师徒缘也到了!”


吾入宗门前为散修,师徒缘寡薄,所亲者唯闲云耳。天君所言,令人颇有期待。


然吾不擅为师,可去请教玉师姐。


X年X日


大家族殊为可恨!可恨!可恨!


今日见一弟子,青衣,年弱冠,根骨犹可,为秦姓弟子汹汹无故刁难,而左右无有敢仗义出一言者。尝同为散修,殊不忍见此,为言而内之。


彼有盗泉子前辈之印记,或当为真君所言“有缘弟子”耶?


彼名为石轩,可徐徐观之。


X年X日


玉师姐又得佳徒,为灵日师兄之女。


登门问收徒法门,师姐捧腹大笑曰:“莫师弟,看上哪个小朋友了?收个徒怎么慎重得跟选道侣似的!”


“师姐,他是男的。”


俄顷,玉师姐笑得更厉害了。


师姐对外能保持仕女形象,殊为不易。


石轩被遣看守阴风洞,敌人折辱,友人避散,不怒不怨,能化劣势为修炼机会,甚好。


可再观之。


……


(下略若干修炼自省。这两年的日记最后一句话总是“彼可再观之”。)


……


X年X日


诸弟子皆以石轩为废材,嗤笑诮骂之,吾观其犹璞玉。


彼将之火焰海,同行有孟氏子弟。


可潜行相护。


X年X日


不惊不惧,出其不意,手段果决,堪为吾徒。


徒儿身怀秘术,奋力杀敌而匆匆遁逃,当为之毁灭证据善后。


见朱炎子前辈炼制渡劫之宝,收走火山,愈佳。


X年X日


徒儿一脸茫然回答“不知道”的样子甚可爱。


口呼“弟子愿意”的惊喜神色也很可爱。


我终于有徒弟了!


徒儿尚缺一试炼,实情不妨多瞒一阵。


见我一笑,徒儿竟被吓到,略郁闷。


X年X日


视他人阿谀奉承犹清风过耳,不自得自满,潜心修炼,真璞玉也,可登堂入吾室矣。


时风荒诞,诸弟子皆以服食丹药为进阶法门,滥用无度,灵魂虚弱,宗门劝之不解,愚不可及。吾家徒儿拒我太上感应丹,甚慰。


玉师姐尝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收的那个小朋友和你一样,都是修炼狂,真是无趣至极!”


师姐言徒儿肖我,大悦。


彼将至引气,当静守之。


愿徒儿持保今日之心,百折不悔。


X年X日


修炼进度甚好,徒儿终于为吾入室弟子,既知晓实情,哭笑不得,无语问苍天,样子很有趣。为述本门秘辛,徒儿道术被戳穿,大惊失态模样也很有趣。


彼似身怀秘密,五门道术以外,更有宝物,不过敛息收神,不欲外人知晓而已。既列吾门墙,虽不过问而当护之,或为蓬莱派之大缘分也。


X年X日


徒儿引气小成,将出外游历,授之青玉雷衣,为炼制迷魂幡,彼似对“替天行道”四字颇有不满?


(此处有莫渊万年后批注“信知吾当年戏作不谬也。徒儿为道祖,大善!”)


与商“钓鱼执法”之计,袭杀孟离。徒儿逃逸甚疾,这一课效果料想不错。


吾徒颖慧,修炼速度极快,当设法使其更遭磨练,稳定基础。阴阳双煞所涉范围甚广,徒儿可细细搜寻,修炼道心。


另,多年私藏为之搜刮大半矣。


掌门尝问曰:“莫师侄怎么不多收几个弟子?本派金丹宗师中,就你徒弟最少,只有一根独苗。”


收不起,太穷。


况一能当百,多不如精。吾观徒儿极佳,不需滥收。


……


(下略若干修行磨练自省)


……


X年X日


玉师姐真可怕。


灵日师兄能解心结,成就上品金丹,大妙。吾家徒弟一剑慑万妖,救明师侄回宗门,虽不曾亲眼目睹,细思模拟,不禁微笑,幸乎未为徒儿所见也。


X年X日


造化神妙,见所未见。徒弟从雷府小世界来,勉力示我以造化气息,汗湿颊颐,犹未肯释手,已,笑曰:“这是弟子应该的,不过能见师父变脸,弟子觉得值得了。”


……


徒儿诙谐善谑,常引我改容发笑,殊为不美。


X年X日


盗泉子前辈渡劫陨落。长生门前,枯骨成山,纵天才亦难免也,当谨守内心,道心不辍。


突破阴神,将往他方大世界游览,斩破虚妄。吾家徒儿留天玑峰,面带不舍色,不知何时能再见?其手段既强,心性极佳,稳压天玑峰诸长老一席,料吾归宗门时,徒儿已为阴神尊者,四处寻觅机缘,将成元神矣。


不求其求道之路顺遂少磨练,然愿吾徒平安。


闲云不通往来久矣。昔日至交,今为陌路,惜哉!


吾辈修行之人,聚散离合皆常态,撙节之则长,恣纵之则短,无为小儿女缠绵态也。宜自珍重,当能再会。


(下略大世界修炼见闻若干)


X年X日


回禹余天,蒙广寒宗孟前辈召,与禹余天诸真人议补天事。


吾家徒儿神采轩豁,平安无恙,竟成元神真人,好极!好极!


徒儿反复看我,容色欢喜殷切,吾亦细细观之。虽四百年不见,相逢犹旦暮间。


X年X日


重炼地膜,共战天魔。


禹余天诸真人尽赴此役,联手补天。吾家徒儿剑术超卓,能杀二劫天魔,六道轮回之术亦不凡。


……


(中略十年镇守天涯海角楼,修炼仙术的感悟若干)


……


X年X日


徒弟将出外游历,非三五百年不得回,临别辞行,神色平静。


渡劫事大,九死一生,幸有神霄宫前辈相助,当可稍安。


徒儿勇猛精进,或将赶超师辈,吾甚悦之,唯忧其修炼太疾,根基不稳耳。


闲云为中品金丹,成就阴神后坐化罗浮仙派,玉师姐,庸师兄皆已陨落。昔日交好者,十不存一,求道之难,令人扼腕。


然吾直指大道而行,虽百死其犹未悔。


X年X日


徒儿也已收徒,为人师表,言语谆谆。吾竟为人师祖,时光荏苒,沧桑须臾,不外如是。


先师名吾灵玉,吾名吾徒天玄。至吾家徒儿,则极不擅取名,徒孙楚绾儿至今仍无道号,令人摇首叹息。


徒孙持有乾阳青灯。徒儿私下曰:“师父,以后这乾阳青灯就当我们这一脉的传承之物吧。”


臭小子,我看你比为师更不擅为师。


(此处有千年后莫渊批注“无误!”)


X年X日


(这里的记叙很是潦草,似是疲惫至极而随手记录的)


孟真人强行渡劫,许前辈尸解转世。


吾徒匆匆从大世界来,终与孟真君共灭血影真君,伤势甚重,提前渡劫。


愿许前辈安,愿孟真君安。


愿吾家徒儿安。


X年X日


凌霄殿可封神,诸门派当慎察之。


禹余天积弱,犹小儿怀璧过闹市,为外人窥探垂涎久矣。虽有神霄宫前辈,然他人可依不可靠,欲得安宁,除非自强。


许真君前辈重入宗门,惜乎记忆未复,懵懵然一幼童耳。


日前回宗门,闻一逸事:吾家石真人镇守天涯海角楼,见许前辈稚幼,趁夜吓之。徒儿善戏谑,许真君日后恢复,回想此事,见其面当顿足笑骂矣。


X年X日


徒弟游历在外,徒孙楚绾儿镇守宗门,今日忽大惊失色,曰宗门玉册烙印黯淡,徒儿恐有不测之劫。


吾竟失态变色。


忧。


X年X日


徒儿烙印不曾消失,必未陨落。


宗门派诸真人四处寻石轩,领命而出。


……


(中间有好长一段没记录)


X年X日


孟天君召吾回宗门,徒儿从九幽大世界平安归,随身携当地土特产若干,颇类打家劫舍,满载而还。


江真人渡劫有望,徒儿无事,极好。


X年X日


云游在外,于雷电一道,渐有所得。


吾家徒儿成就天人,先来寻我,语声含笑雀跃,令我大惊复大喜。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即为师亦该为之让一席地,反观自身,不免略有郁闷。


然,人各有其道,即师徒亦难归一。吾家徒儿自有其路,前途不可限量,甚慰,而吾坚守吾道,亦不会有丝毫退怯。


将归宗门,贺徒儿天人大典。


X年X日


徒儿天人大典有波折,游仙宫,宝成派,天姥门,五行宗俱有访客,来意不明,禹余天不复平静矣。


徒儿除雷之大道外,竟修杀戮,末运,毁灭道?!吾竟不察!愧为人师!


……


X年X日


奔赴木德大世界,为徒儿筑气运台。长春门少青真君一言不合,即欲动手,眈眈相向,幸有三才灭法剑。末运大道之力,一威若斯!


然吾甚有疑惑,徒儿炼制本命法宝时,所言均为阴阳法门,如今似迥异,神霄真法又如何生发末运大道?


百思不得其解。


……


X年X日


徒弟经一霎千年,归宗门,又收一徒弟,道法虽与蓬莱派真传殊异,然心性尚可。本派神霄真法后继有许真君及诸真人,吾之一脉有徒儿,必不至断绝,甚慰。


(此处莫渊万年后批注:“被骗!徒儿可恨!”)


时光如流水,匆匆而过,徒儿既为二劫大能,诲人不倦,能独当一面,然彼初入宗门青涩模样,清晰如昨,闭目可见。


……


X年X日


徒弟游历混乱洪荒,尝得刹那坐忘树,其实千年一熟,开蓬莱法会,邀禹余天元神真人若干。本派之内,元神真人皆得空白请帖一张。


惜乎闲云早逝。


真人真君济济一堂,禹余天渐有上古气象,服刹那坐忘果,有所得。


……


X年X日


触雷之大道神髓。


徒儿甚调皮,又善记仇,些微小事,千年不忘,耿耿于怀,而与徒孙反复讲述,烦人也甚!


其本性如此,吾收徒之时竟不细察,失策!失策!


江真人重结元神,大好事,闻其年幼时亦被吾家石真君戏弄,与许真君类。两位前辈尚如此,吾忽有平衡之感。


……


X年X日


度九霄神雷劫。


神皇卑鄙,愿吾家徒儿勿为一时义愤,入彼骰中。然徒儿虽似平静,实有道心之衰迹象,不能多言提醒,稍有忧虑。


……


X年X日


徒弟安然归来,杀神皇,成半步矣!竟为生死庆云!


今日惊甚,不宜动笔,容后再叙。


X年X+1日


吾尝以徒弟会成末运庆云,杀戮庆云,毁灭庆云,抑或阴阳庆云。


竟为生死庆云!为人师者,当传道授业解惑,而吾为人师,共度数千年,竟毫无所觉!


愧为人师!


……


(下略若干修行感想)


X年X日


徒弟变生死庆云为末运庆云矣!


宗门上下震愕无言,吾正在外游历,乍闻许真君言说分明,竟失态。


若吾道心失守,必为吾家顽皮徒弟所惊吓。


庆云既能随意变化,徒儿成末运道祖前,吾不再信其庆云矣。


徒儿未必不合阴阳道,毁灭道!


……


(以下是这枚玉简的最后一篇)


X年X日


一语竟成真,本派自此鼎盛,有阴阳道祖与毁灭道祖镇压矣。


神霄前辈尝为吾徒起一道号曰“多宝”,极妙。今不妨再改名,曰“多骗”。


吾家多骗道祖将回宗门矣,可细细欣赏其如何面对本派师长徒孙。


——END——

MOPM。IDW威震天中心。疼痛。

这是电影吗

峻刑以决。:

※经典的“你怎么还没死?”


※我想的那种痛感。MOPM的痛感。


※有点意识流。B2威,狂炫酷霸拽帅的文艺神经病。




  




  他苏醒了。




  一如既往,从虚空里醒来。原来破旧损毁的机体早被拆开来不知道去向何方,制成大大小小的枪支流落蓝色的异星。他缓缓支起身,周身机械轴承咬合带着液压舱升压,置换气体冲刷每一个CNA,发出摩擦的恢宏声响。他的战士认为他已病入膏肓,但他们无法体会这种感觉。在这颗星球上他们互相围绕着彼此残杀迫害,腐朽成一滩烂泥,但现在威震天回来了。




  新机体的契合程度良好,足矣让他往常那般帝王那样环顾,事实上他本就是帝王。元始天尊给予汽车人的特权他将它们全部打碎,他将旧的事物摧毁殆尽,他让新的事物崛起。他从未怀疑过也从未偏移过方向——霸天虎,他的战士全部归附于他,高喊他的名字和万岁。




  路上他随手射杀了一个混进来的汽车人——不过是年轻的鲁莽者,领导模块挂在胸前就像个笑话,但也帮了他一点。威震天没有施舍眼神给在宇宙中移远的汽车人,他要去哪里他是复活还是成为太空垃圾,一律与他无关,他也不想管,也没必要管。




  平生定是要痛到麻木,恨到不管不顾,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该成为谁该毁灭什么。培养皿里无数的漆黑长夜里威震天总想起擎天柱那对光镜,蓝得透彻蓝得光彩熠熠,蓝得让人心神荡漾就好像锈海终于有了波澜,蓝得那么通透那么痛,那种痛感一寸一寸地啃噬他的机体他的火种,脑模块变形齿轮,终于痛的忘不掉忘不了。




  叫嚣着杀了他,叫嚣着结束这一切,叫嚣着别再这么疼痛别再这么难以忍受,他该得到的,这一切都是他该得到的——




  威震天以冰冷到足够让红蜘蛛火种感到冷意的目光扫过他一眼,飞行副官只好摆出似曾相识的笑靥退到一边,灿烂又恭谦得夸张像是电路增幅剂直接打进神经线路里。野心那么大又那么虚假,认不清身处哪个阶层哪个位置——是否自己一开始也是这样?声波和震荡波则一向沉默话语不多,忠诚地服从他和逻辑,这么多手下这么多臣民,没有一个能让他感受那种痛,深入火种的深入线路的痛。




  他转身走进了太空桥。




  有些事擎天柱一向没错。例如这场战争实在漫长实在太久,旷日持久到遗忘当时手握武器的他和人民,他站在制高点向下俯瞰,千万波涛千盏灯全都映入视野,骄傲不可一世,也从来都骄傲不可一世,这就是他,就是威震天,一点没错。




  他从高空缓慢地落下,轻缓像一片羽毛,但没人会这么觉得,没有羽毛如此张扬跋扈向世人宣告他还存在,他是重锤是长剑是沾了无数能量液的炮台,到死都要活着战斗。解决通天晓的时候他只垂下光镜,态度轻率就像碾死一只虫子,对面更多的汽车人向他怒吼开火,子弹不轻不重打在几百倍加强的护甲上,他突然笑开了去,问你们这是在挠痒还是在亲吻?




  这些汽车人战士看上去容易挑衅得很,火力全开还是那么轻还是那么微不足道,没有那种痛感。没有他一直怀念的那种痛,那种撕心裂肺又淋漓尽致的痛,外装甲上也好火种里外扩也好,这里头没有一个人能带给他那种痛。




  于是他立刻失去了兴致。




  威震天走得面无表情,脚步和气息保持一个频率,抬手起落轻易地扼住谁的喉管将谁的机体甩在一边,一脚踏上谁的胸膛徐徐用力感受谁的火种在脚下迸发出最后的摇曳跳跃,统治,压迫,接受服从,无论用暴力还是用言语,用武力还是用魅力,都一样。这是他的本质,是整个霸天虎的本质。




  前路太顺利时他突然想看见那对光镜。那对蓝色的,通透的,熠熠生辉的光镜,永远站在他的对立面,四百万年这么漫长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丢盔弃甲,那种贵族一样的尊严,现在就想看,那种看不够的站得笔直的身躯和对向他的枪管,与他一起怒吼彼此姓甚名谁,就跟议会用来装饰大厅的昂贵金属一样亮的瘆人,贵的出奇,稀罕的不知从何而来——但他就想看,现在就想。




  睁眼闭眼系统开合,那架红蓝白相间的机体终于又站到他面前,一如既往站的笔直杀气要溢出外层装甲,摆明了就是汽车人的一把刀一把号角,漂亮得不可思议。威震天的光镜也不可思议地明亮起来,如晨星如白昼,扯开笑容笑声就在发声器里震动,充斥整个胸腔,很快无法抑制地喷笑出来,斜下眉甲笑个畅快淋漓管他四百万年的战争管他新还是旧的机体,他渣的擎天柱,你就流水线的要让人万劫不复。




  “我都不记得我上次笑的这么畅快是什么时候了,擎天柱。“他轻松地出声,那些围在他们的领袖身边的汽车人露出难以理解紧张兮兮的表情,声波亦有所困惑,但并未表现出来。只有擎天柱仍然站在原地,光镜里没有多少情绪,就这样看着他。




  就是这种疼痛。




  他侃侃而谈大论自己的阴谋,想要将这种令人愉悦的疼痛也分享给擎天柱。他仍在笑,眉间泪槽,线路千沟万壑都堆满了笑意,那是真的愉快也是真的痛,从火种里向外扩张的一阵又一阵不放过他的疼痛;擎天柱向声波开枪时笑容戛然,痛感更深更多,他打横抱起情报官话语大声,像演讲又像宣布,在疼痛里咬牙切齿,宣布我要让你一无所有。




  那对蓝色的光镜明明白白地就是回应。他说我等着。




  疼到火种脑模块变形齿轮里,痛到撕心裂肺不可思议,就是这种疼痛,他痛了几百万年也永不餮足,就像他对征服的渴望对权利的饥饿,他把擎天柱踩在脚下擎天柱将他一劈两段,但即使把他们都撕成千万片来饱腹也欲壑难填。




  这次是擎天柱从天而降,狠狠地踏在手术台上目光那么清那么锐利,像把刀子直捣脑部线路。看见他的时候突然又疼起来,全身一起,好像那些陈年旧伤也一并被触发,威震天猜带来这种疼痛的是领导模块还是擎天柱本人,每次猜想都是没有结果,然后他又想起百万年前直面同样装配领导模块的御天敌的场景,仍然疼,但不是这种痛,这种长年累月的一痛到底。




  擎天柱的枪管喷出的火焰撞上装甲面时同样没什么感觉,威震天露出了和面对他的汽车人时一样的表情,笑开来去,问,擎天柱你这是在给我挠痒还是亲吻?




  然后他看见赛博坦最后的领袖没多大波澜地一闪光镜,大概在想霸天虎的头子为何突然犯病?接着他听见他以那种平谷无波的音调出声,从面罩后传出来。什么啊。那一刻威震天想,万劫不复就万劫不复




  不满意你可以回吻。他说。




  说的每个字都带着杀气,战场挽歌一样,比赛博坦骑士团的圣泉还清冽,比火种源之井还深邃,威震天可以写无数诗歌赞颂这一切,但他没必要赞颂。这瞬间所有疑问都好像有了答案,又是那种铺天盖地的难以承受的疼痛,他终于明白了只有他能带来这种痛——只有他——只有这个人。




  所以从天而降的轨道炮袭来的时候威震天没躲,想看看到底有多疼,反正这躲不躲都无伤大雅,在他的战士面前展示强壮何乐不为。令他意外的是火焰和冲击力一起吞噬装甲的时候还真的有点小疼,向化成灰和被掀翻到一边的战士展示强壮有磨灭士气的嫌疑,这一次的疼痛像虫一样小口小口地啃咬他的外壳,然后从机体外表面漫漫渗进去,往里往里,四肢百骸,钢筋铁骨,全部渗透了一遍。




  这原因不是人类的技术,而是只有他能带来这种疼痛。




  那双手掐上他的脖颈,他出人意料地没有躲开,重新换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注视擎天柱戴着面罩的面甲,看他一字一句从发声器里挤出来,他的情绪也影响到他,擎天柱用质问的声音开口,无可奈何,字字清晰。




  “你怎么还没死?”




  他又感到痛了,也又想笑了。这次没能成功抑住笑声,从被掐住的脖颈之下的发声器的振动里传出来,沉闷到逐渐扩大。擎天柱的表情甚至称得上挫败,像一场游戏里失了利,狼狈又迷人得一塌糊涂,这个人,这个名字,这颗火种,大不了就一起万劫不复,威震天想。能量液还撞在内部线路上冲刷走了一波又来一波,他一时没找到合适的回答语句,但就在一瞬间,脑模块里光芒明灭的一瞬间,威震天知道怎么回答了。




  于是他缓慢地向前探身凑去,不管不顾主输送道还在对方手里,心理生理双重的疼痛侵袭着全身蜿蜒像哪条没名字的河流,但他从未有过如此愉悦的时刻。




  他抵着擎天柱的接收器开口,磨牙吮血,字字清晰。




  “我死也不放过你。”




  




  




END。



被安利了

Biggest Cat:

【剧情/传记】知无涯者.2015.1080p【中英双语】【数学与友情】

我们虫网1729字幕组的首作,个人负责校对。安利给大家。

一封漂洋过海的来信,开启了此生唯一的浪漫事件。一个宣扬证明严格性的无神论使徒,与一个虔信诸天神佛的直觉型天才,要如何交织出美丽的数学与近乎不可能的友情?

“每一个正整数都是拉马努金的好朋友”

“我无法相信神,但我的确相信你”。

本片通过种族歧视、反战、文化隔阂等背景,深入刻画了不通世故的印度天才拉马努金、与冷淡高傲的英国学院教授哈代之间复杂又纯粹的关系。

本字幕由一群科学史八卦爱好者经过对两位主角生平的考据,倾力合作翻译并加以注释而成。

P.S.欢迎造访果壳网虫洞神经网小组

B站上其他的翻译错漏比较多,1729字幕组里有相关专业的译员,并且字幕组查阅许多相关资料(二人来信,传记,etc.),因此在准确度上可以保证。

望观赏愉快!

好服这个脑洞,好像有太太推荐过,只能用chrome 浏览器自动翻译来扫文,悲伤

【Star Wars/翻译】将军

Orz还可以这样,心碎成渣

Grenier d'Abondance:

待授权





标题:将军(General


分级:PG-13


作者:Olorisstra


原文地址


简介:


在Mustafar,Obi-Wan看见Anakin未来的人生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Anakin会走上扭曲摧折的邪恶黑暗道路,直到他曾经邂逅的男孩只余自己最阴暗的一面。


译者说明:


老王中心AU,微Obitine。


摸个短篇复健一下……


 


1.


在Mustafar,Obi-Wan看见Anakin未来的人生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Anakin会走上扭曲摧折的邪恶黑暗道路,直到他曾经邂逅的男孩只余自己最阴暗的一面。


他知道什么是慈悲之举。


他看着Anakin变成的那头生物怒瞪他,冲他咆哮恐吓。


 


3.


绝地大师Kenobi步行返回基地,疲惫和热浪灼痛他的肺叶,因为太靠近奔涌的岩浆,他的皮肤也起了水泡。


他能听见原力轻声说黑暗面要来了。这足以让他接受Yoda的失败,现在是时候退隐并谋划下一步行动了。


Padmé还有呼吸,Anakin的余迹藏在她身上,也通过她留下。有绝地和学徒逃过一劫,他们正需要集结点。银河系已选出一位西斯君主,武士团有义务应对此事,因为事态沦落至此是他们的责任。


如今他意识到,武士团刚刚陨落,而西斯尊主早已做好充分准备,足以迎战任何伴着最后一腔荣誉感来追踪他的落单绝地,而他竟听信Yoda的话,让长老大师去对付西斯,他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啊。


他们是感情用事的傻瓜,这不应是绝地之道。现在整个银河系得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而他们得努力让银河系回归正轨。


他们是绝地,这是他们的义务。


 


4.


Padmé死了,她的遗言还在为Anakin打算。


他握住她的手,向她承诺他不会放弃Anakin。原力为证,他没有说谎。


他也认同他心中还是有善良的,人们将知道他是善良之辈,而非堕落之徒。


 


5.


Yoda决定回Dagobah星隐居,他没反对。


武士团长老大师比Obi-Wan之前见他时变老了,已经发生的事件让他背上重负,与Darth Sidious的决斗和决斗前不久的那些事太消耗他的精力。他需要康复,需要尽可能待在原力近旁,而Dagobah完美契合此目的。


Yoda已经赢得他的休憩。


 


6.


他让Bail带走Leia。对方承诺道,任何对原力敏感的孩子都应该受训,Leia也一样,等她长大后,他可以训练她。


如何训练她、为何训练她并不重要。


他只用知道两件事:她很安全;Bail会让他训练她。


 


7.
他带走了Luke。


 


8.


只有擅长光明原力者才可追踪他留下的痕迹,而且他让轨迹断在离Tatooine有几个行星的地方。


他亲自接触到达轨迹尽头的人,如果他们为绝地自行组织的团队探路,他也会收纳这些队伍。


也未必,一切听凭原力的意志。


现在他的耳畔经常回响这句话。


有时他也能听到Qui-Gon的声音,但他一直没能完全听清昔日的师父想表达什么。


 


9.


Mandalore的另一边建立了一所帝国学院。


Kenobi将军比大多数人更觉此举可笑。


 


10.


他想着Satine入眠,仿佛她的身体重重倒在他怀中。


他梦到一同逃跑、躲藏、求生的日子,当时两人青春年少,却自认为已足够老了,他们不知道自己这辈子究竟能活多老。


他醒来时记得抱她入怀的感觉,如同两人共眠,像孩子一般从对方身上寻求慰藉。


就算泪水打湿了他的枕头,这里也没人会说出来。


 


11.


他们留下伤势太重、只能凭盔甲辨认身份的尸体,尽可能收纳克隆人,并摘除他们的芯片,让他们接受日后痊愈所需的bacta医疗。


他在每一个人身边坐下,告诉克隆人他们已被原谅,如果原谅还不够,他们可以弥补自己的行为。


 


12.


Mandalore的基地日益面临暴露危险,他建议大家去Moraband,并确保这一提议走漏风声。


 


13.


“你竟会诚恳地说出这种话,还真是够荒唐。”Cody冲他嘟哝道,对方投来的目光让他觉得,与其说他是Kenobi将军,不如说他是Ben。


他试着不让Cody察觉他的感受,但他觉得自己完全失败了。


或许他理应更介意一些,可他已经习惯当一个没那么介意的败者了。


 


14.


他们在Pyrshak星系Manaan星球的Atho City废墟安顿下来,开始修复城市下方的废弃地下水道,好在此定居。


 


15.


学徒长大了,克隆人康复后训练他们。


武士和大师汲取他能传授的知识,他们自己成为将军,准备分散开来聚集力量。


武士团欢迎一切愿意加入的原力敏感者,无论其年龄或背景,这在几百年来是头一回。


他们承受不起失去现有孩童的危险,旧日的收徒模式无法维系。


 


16.


“我们会尽必尽之责。”Obi-Wan教导Luke。


他能看出男孩未必同意他的话,他知道他应该解决此事,否则Luke会变得太叛逆。


可是Padmé的话一直在脑海中回响,就好像她刚刚才嘱咐他。它们让他忘记Anakin在Mustafar露出的面目,反倒想起他的童稚容颜和少年面庞。


想起Qui-Gon的古怪作风。


想起Ahsoka每次讨论计划时大声提议的声音,痛惜她的师父被皇帝夺走。


他让Luke自由成长,任他保留叛逆等一切品性。


 


17.


“我没法留下他们,不让他们离开,”某日晚上,只有他和Cody两人在战情室,他如是说,“但我能提供他们需要的基地和通讯网。”


Cody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


Kenobi将军没有回看。


 


2.


Obi-Wan举起光剑,克制地向下挥剑。他斩杀了自己,和他的兄弟一同在这一剑下咽气。


 


Fin

[译•星战前传•Obikin]是谁命定了你我

看到中间真的心碎呀

bornfromstarsweare:

- 人出生之际手腕上便有两个名字,一个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一个属于自己的死敌。 


Obi-Wan的左手腕上写着Anakin Skywalker,右手上则是Darth Vader. – 


 


*正剧向**上下不明*


 


————————————————————————————


 


<You sing it out loud, "who made us this way?"> 


已授权,原作者imaginarykat,AO3: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49122


标题来自于Florence&The Machine:Various Storms & Saints


 


———————————————————————————— 


 


i. Obi-Wan


 


Qui-Gon第一次告诉他,他们会将那个来自塔图因的男孩和他们一起带走时,Obi-Wan翻了个白眼。 


 


'长老会不会喜欢的。'他告诉他的师父,'他们一点也不会喜欢这个决定。'


 


Qui-Gon扭头给他一个眼神,它虽短促,却详细表明了他对长老会的任何意见的看法。Obi-Wan叹了口气但一言不发:在Qui-Gon下定决心后尝试改变他的想法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那个男孩上船后,Obi-Wan小心翼翼地用原力探向他,好奇自己是不是也能检测到Qui-Gon感觉到的东西。他立刻感到这个男孩体内拥有一种力量,但同时还有...别的什么,一种奇怪的,Obi-Wan不知该如何诠释的熟悉感。 


 


他耸肩,将思维收回。他等会会去问Qui-Gon的。 


 


现在,他挡着男孩的路,打算自我介绍。他靠在墙上清了清嗓子,男孩抬起眼,眼神毫无畏惧,直勾勾地看着他,Obi-Wan低头对他微笑。 


 


'那么,你是谁呢?'他问。 


 


'我叫Anakin Skywalker.'


 


Obi-Wan的笑容从脸上滑落,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也要摔倒,就好像地板突然从他脚底滑了出去一样。孩子的声音在他耳中一遍遍响起,宛若回声,肆无忌惮地嘲笑着他。Anakin Skywalker. 那个他看见的次数之多以致都感觉太过熟悉的名字,他从孩童时期便对之深深好奇的名字,一直都是他的一部分,以纤细的黑色字母印在他左手腕内侧的名字。 


 


他缓缓屈膝让他们视线齐平。他希望他的表情现在起码看起来有点像一个友善的微笑而不是惊慌失措的鬼脸。 


 


'很高兴见到你,Anakin Skywalker. 我是Obi-Wan Kenobi.'他说,然后等待着,却没有等到一个答复,甚至连男孩眼中一点最微小的识别的星火也无迹可寻。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Anakin说,带着一个一无所知的孩子独有的天真。 


 


他不认识我。 Obi-Wan发觉,沉重感一路渗入骨骼。他忽然觉得自己老迈得荒唐,眼里好似有沙砾,皮肤上男孩的名字在灼烧。 


 


Obi-Wan没有去看Anakin的手腕。他询问他有关赛车,有关塔图因的生活,有关他的母亲的所有问题,尽力将自己的失望推向脑海深处锁起。 


 



 


ii. Obi-Wan


 


当Qui-Gon告诉长老会,他打算将那个男孩收为自己的学徒时,Obi-Wan没有与他争执。 


 


他向前,告诉长老会他已准备好出师,因为那是他份内的职责,但当Qui-Gon眼里带着感激看向他时,Obi-Wan无法抹除自己眼中被背叛的苦涩。 


 


他知道他们都是绝地。他们不该情绪化,不该有牵挂或私人恩怨。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永远当一个学徒。然而这消除不了此事带给他的,简洁,锐利的痛苦。 


 


他们比肩而立。 


 


他的师父,一个一直都陪伴着他,对他相当支持,虽有些疏远的智者。 


 


他所谓的灵魂伴侣,一个从未听过他名字的孩子。 


 


还有他,心痛着,头脑充满困惑的他,站在那两人中间却由于Qui-Gon的决定与他们,一个他爱的人和一个宇宙命定他将会爱上的人彻底隔绝。 


 


当长老会的召见结束后,他抓住自己导师的手臂,恭敬地深深低头,眼瞳却仍充满怒火。忿恨的词句在他能思考前,能阻止它们前就已出口。 


 


'你这么违抗长老会是愚蠢的举动。'


 


'学徒。'Qui-Gon的语调里带着鲜明的警告,但Obi-Wan已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不能退缩。不是现在,不是这样,不是在他脑子里充满了问题直到它感觉好像要炸开的时候。 


 


他手忙脚乱地卷起衣袖,指向手腕上的印记。 


 


'要是牵挂不被允许的话,我们有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他问,声音几近崩溃。 


 


他眼里的东西让Qui-Gon转头叹息,但他再次面对Obi-Wan时神色要柔和得多,充满了某种罕见的,师徒这么多年Obi-Wan都鲜少看过的伤感。 


 


'即使是绝地信条也没有一切事物的答案,我年轻的学徒。'Qui-Gon微笑着告诉他,'长老会也并不永远是对的。'


 


- 


 


iii. Obi-Wan


 


冥想总是能给他带来平静。他在地板上盘腿而坐,抬着头,后背挺直,将自己的思维朝原力打开,等待着它的洗礼。他不阻止自己的想法掠过脑海,只是平静地观察着它们。 


 


他想到Anakin,想起收他为学徒时自己向他微笑,也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还想着生活在此之间发生的改变是多么巨大,又好像微乎其微。 


 


他想到Qui-Gon,想到自己见证了他的陨落,被一根光剑所杀,想起那一瞬他是如何第一次理解了’敌人’的含义。 


 


他想到Darth Maul,想起自己当时是如何坚信自己打败的就是那个神秘的Darth Vader,想起在发现并非如此时心底的空虚。 


 


所有这一切都感觉那么遥远同时又像刚刚发生一般,他缓慢呼吸着,心态平静,超然于自己的情感同时接纳着它们,渐渐理解着世界与自我。 


 


他自原力中感觉到了谁,那颗无论何处都能遇到的熟悉光点。感到Anakin的接近时他的唇角弯成一个笑,他聆听着男孩的脚步声-安静,并非无声,但他学得很快。 


 


男孩一屁股栽到他身边,开始扯他的衣袖。 


 


'师父。'


 


'Anakin,你不该已经睡了吗?' 


 


'我有个问题。'他再次拉扯Obi-Wan的衣袖,更加用力了。 


 


Obi-Wan睁眼转向Anakin:'那就让我听听吧。'


 


'是真的吗?人们手腕上有纹身…写着名字的?我今天在殿里听到有人在谈论它们,我以为...那就是个塔图因的传说来着。'他仰视着Obi-Wan,眼里是一种柔软的,害怕的困惑。


 


Obi-Wan扬起眉,感觉好像手腕上的刺青又开始瘙痒。'你是什么意思'是真的吗'?你…你没有?' 


 


Anakin的神色欣喜了起来:'你?'


 


'我当然有了,人人都...Anakin.'Obi-Wan说,从原力中感觉到Anakin的不安,他想逃跑,藏起来,再也不要提起这个话题。'给我看看。'他说,看着Anakin的眼睛,沉默地寻求他的准许。 


 


Anakin移开视线,但听话地伸出双手,手指张开,手腕向上。他看起来那么伤心,Obi-Wan不知该如何应对。他尽可能柔和地抓住Anakin的手,不知道该期待什么。 


 


它们看起来…被烧伤了,没有更贴切的形容词。本该是名字的地方是参差不齐的黑色伤疤。 


 


'在塔图因。'Obi-Wan能问他前Anakin开口,听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许多,'这就是奴隶的印记。每个奴隶都是在孩童时候被标记的,体内的芯片和手腕上的烙印。我们以为那只是…'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Obi-Wan很久没让自己感到愤怒了,但它在顷刻之间胀满了他的整个存在。那是种冰冷的盛怒,而原力在他周身盘旋,翻滚,带着勉强遏制的怒火。Anakin一定至少感觉到了这怒气的一部分,因为他的目光回到Obi-Wan的脸上,全身都散发着焦虑的气息。 


 


'Anakin.'Obi-Wan唤道,Anakin细微,专注的点头足以让他心中的飓风平息。'我…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以前从未提起过。'


 


Anakin只是再次耸肩。他不喜欢谈论他身为奴隶时的生活。不过,话说回来,谁会喜欢呢。 


 


'那你是有的了?'一刻安静后Anakin问道,听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仍然好奇。


 


'是的。'


 


'我能看看吗?'


 


Obi-Wan迟疑着,左手腕上是一种虚幻的烧灼感。他无法想象Anakin的反应。 


 


'拜托了?'


 


他下不了狠心去继续保密,去拒绝他年幼学徒的好奇心。Obi-Wan朝他笑着,将自己的手交到Anakin手上。 


 


- 


 


iv. Anakin


 


Anakin知道Obi-Wan腕上的刺青写着什么。 


 


左手上是清晰黑色字迹所书写的Anakin Skywalker,用Obi-Wan自己优雅的笔迹。 


 


右手则是DarthVader,扭曲模糊得几乎无法分辨,每一个字母尖锐且陌生,被看起来像烧伤的印记包围。 


 


他想着自己的刺青该是怎样的。 


 


拥有灵魂伴侣的慰籍感是奴隶不被允许的奢侈,他现在知道了。他不记得自己的刺青被移除,所以那一定是很久前,在他还尚且年幼时发生的,提醒他他的生命并非属于自己。 


 


他早已不是个孩子,也不再是奴隶。然而他的生命依然好像不是自己的。 


 


有时他会与Obi-Wan发生争执,威胁要离开教团,然后转身到Padmé的拥抱中去寻求安慰。Padmé总是会倾听,会理解他,Padmé能够劝服他不去实施那些莽撞的想法,让他做出合适的选择。当他与她相处时,整个世界仿佛都有了意义。 


 


他爱着Padmé,从未有任何想法有这般清明。她璀璨夺目,光彩照人,她是银河中每一颗温暖,闪耀的星辰,阳光普照的草原上盛放的花朵,她聚集了世界所能呈上的所有美好。为了守护她他会不计一切代价。他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她的世界,没有她的音容笑貌,她柔软的手指轻抚他的脸颊就好像他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的话,他不知生活会成什么样子。 


 


但他同时也爱着Obi-Wan.


 


会亲吻他手腕上伤疤的Obi-Wan,那悲伤的灰蓝色眼瞳里的爱意无比纯粹,温柔,坚定,以致Anakin有时候不得不扭头移开视线。永远都支持着他的Obi-Wan,无论他们如何争执吵闹,朝对方发了多大的脾气。Anakin最终总会回到他身边向他道歉,他每次看到Obi-Wan的手腕,受宠若惊的感觉都油然而生。


 


被一个如此耀眼,优秀善良得几乎让人不敢直视的存在所爱是何等的殊荣。 


 


Anakin发现自己日复一日地寻找着并不存在的名字,寻找着某种肯定。他将双拳握紧。不论是什么都要胜于现在的一无所知,胜于他本该熟知的名字被剥夺。但宇宙却只会不断地掠夺,掠夺,什么都不曾奉回。 


 


'不要紧,Anakin.' Obi-Wan的温和声音在他耳边低语,'没事的,你知道你从未亏欠我什么。' 


 


于是Anakin会把脸埋到Obi-Wan的肩头开始哭泣,直到他的眼睛变得干涩,心中只有空虚。Obi-Wan轻吻他的头顶。 


 


'这是一笔馈赠,Anakin. 这是宇宙在给你选择的余地。' 


 


- 


 


v. Obi-Wan


 


战争没有留给他们多少安宁。 


 


整个银河都需要他们,需要他们的保护与建议,有些时候Obi-Wan觉得自己整个星期都没合过眼,他的时间全数分配在战斗,谈判,商议战略与为未来担忧上。 


 


不过他总是能感到Anakin的存在,不管他们相距多远,无论在发生什么。通过原力,通过连接他们的纽带,他能感知到Anakin还活着,而有时这是唯一能让他坚持度过那些令人精疲力尽的日子的东西。 


 


但有时会有片刻的平静。反正是…某种平静。 


 


在深夜里他们能忘记世界的残酷。他们躺在一起,腿脚纠缠着,手指插入对方发间,从彼此脊背抚下,互相抓紧好像对方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许真是如此。 


 


Anakin在他耳畔喘息,弓起腰,在黑暗中抵着他的身体运动。要是他们的动作中带有某种不顾一切的冲动,它未被提及。 


 


有时候,Anakin会将Obi-Wan的手腕放到自己唇边,亲吻自己的名字同时直视着Obi-Wan温润似水的眼神,再野蛮地吻上另一只手腕,牙齿与他的皮肤摩擦。 


 


'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他向Obi-Wan承诺。他们俩都知道这听起来是多么天真与孩子气,但这同样也不被提起。 


 


Obi-Wan带着悲哀的微笑将枕在自己胸前的Anakin搂得更近些。他盯着自己的右手腕,沉思着。他体验过和平,现在身陷战争,他见证了自己以为永远不会需要目睹的东西,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唯一能称作敌人的人只可能会是想伤害Anakin的存在。所以要是名字写在那里,总有一天将会有人…他将这缕思绪抛向脑海深处。 


 


他有什么资格去质问未来?当Anakin还躺在他怀里,呼吸恰好随着Obi-Wan心跳的节奏时? 


 


他希望的唯一一件事就是Anakin能够快乐。为此他会不惜任何,任何代价,并且他不会索要回报。Anakin看着他时眼中柔和的恋慕与在他耳边的轻语已是无可比拟的荣幸。 


 


Obi-Wan别无所求。 


 


- 


 


vi. Anakin


 


在Palpatine面前屈膝感觉就像失败。 


 


风从破碎的窗户里灌进来,Anakin告诉自己是空气的寒冷在让自己颤抖。他的手指攥得生疼,他正在流泪,泪水从眼里无声落下,在脸颊上干涸。 


 


他这么做是为了Padmé,他提醒自己。他是为了她,为了唯一一个自己如此深爱的人。 


 


那Obi-Wan呢?他质问自己,险些摔倒在地,勉强才维持住平衡。 


 


他知道他足够强,他能以胜利的姿态通过这个难关,他知道为了救她他什么都能做出手。他们最终会安全地在一起,要是他必须将宇宙闹个天翻地覆来达成目的他依然会照做不误,这毫无疑问。 


 


而Obi-Wan…Obi-Wan会明白的。他会生气,但他会理解。他会花上点时间但他总是能理解Anakin. Anakin到时会向他解释一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的名字将会是Darth Vader.'Palpatine告诉他,Anakin发现了又一种他本不该有的感情:绝望。


 


就好像他的身体正在向内坍塌,冰冷空虚,无助和难以置信撕扯着他的心脏。 


 


他看向Palpatine,眼神里说着为什么,不要,永远也不要。 


 


Darth Vader. Obi-Wan腕上的另一个名字,他亲吻过千百遍的名字,曾经承诺着会从它的主人手里保护Obi-Wan的名字. 


 


那一瞬他知道Obi-Wan不会懂,不会原谅他即将做出的事,永远也不会让他为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即使他会,那也都没有分毫的重要性。命运拿他们设了一场完美的局,他会放声大笑的,要是他胸口感觉不像被剜出了一个大洞的话,就在心脏的位置。 


 


起码他还能拯救Padmé.


 


'你会去绝地圣殿。'Palpatine开口,Anakin把自己的舌头咬出了血,一言不发地聆听下去。 


 


- 


 


vii. Obi-Wan


 


他从圣殿中穿过,想着死去的感觉一定和此刻无异。 


 


他跪倒在无数绝地的尸体中央,大师,武士,学徒,甚至连幼童也未能幸免。他稳住身子,靠在一根石柱上,因为他不确定自己的双腿是否还有能力支撑自己。他们全都死了,全部都被盲目地,冷酷无情地屠杀,没有缘由。要是他没有从肺腑中,灵魂中,还有原力低声吟唱的诉说着不可度量的损失的歌曲中感觉到这恶行就是现实的话,他会拒绝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是谁下的手?'他听见自己问,声音细微得就像耳语,然而他不想知道答案,'为什么?' 


 


四处是可怖的沉寂,空荡荡的长廊里唯一的声响是Yoda缓慢的脚步声。Obi-Wan闭上眼,抬手掩住嘴,发出一声好似窒息的抽泣。 


 


让自己有所行动好像是世界上最艰难的事。有什么目的?当你对所有你爱的人的死亡无能为力的时候,你要如何继续? 


 


不是所有人。他告诉自己。要是Anakin死了的话,他会知道的。Anakin还在那里,Obi-Wan向他探出自己的思维,彻底打开自己的脑海,疯狂地寻找着自己的灵魂伴侣只为了确认他没事。Anakin的存在模糊不清,异样地遥远但还在,Obi-Wan从他身上汲取了足够的力量让自己跟随Yoda走进圣殿深处。 


 


Anakin还活着,在外面某个地方,他们还有希望。 


 


他打开全息投影仪时确信着自己会看到那个神出鬼没的西斯尊主,这场战争和他们的所有苦难背后的残忍的策划者。他不明白Yoda的警告,他已经知道圣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可能变得更加痛苦。 


 


录像开始了,它放出Anakin的面容。Obi-Wan的心跳瞬间静止。 


 


这感觉好像他所见之物正在将他从内而外烧毁。Anakin泪流满面,却面无表情地屠戮着曾和他并肩战斗,谈笑风生的绝地。他杀了所有人,没有怜悯,没有犹豫。 


 


这感觉就像Obi-Wan正在见证自己生命的终结。 


 


他原本以为多年前目睹自己的师父死去就是他此生最大的劫难。但当看到Anakin颤抖着跪在那个西斯面前,哭着拜他为师时,Obi-Wan发觉直到这一刻他从未感受过真正的痛苦。 


 


你的名字将会是Darth Vader. 录像说,Obi-Wan踉跄后退。他的右手腕好像在燃烧,他突然想到把那个名字烧掉,把他的整只手砍下就不用再看到它,再想起以及面对真相了。他的后背撞上墙壁,难以置信的泪水从他眼里落下,他哽咽着抗议:'不,不,拜托,不要,无论是怎样,是谁都好,只要不是他,拜托了——' 


 


但没有人在聆听他的恳求,他关上投影,双手剧烈颤抖仿佛并非自己所有。 


 


'求求你。'他央求Yoda,心里的剧痛强烈到本以为不可能的地步,'让我去找那个年长的,那个西斯尊主。拜托,不要是Anakin,无论如何也不要是他。我不能—我做不到—求你了——' 


 


Yoda摇头:'被杀的,你会。原力太强了,那个西斯尊主。' 


 


我不管。Obi-Wan发现。我不管,要是要去杀Anakin那我宁肯死去。 


 


'你教导的男孩,不在了,他已经。被阻止,西斯必须。' 


 


Obi-Wan知道这不是真的。他还能感觉到Anakin的存在,遥远且恐惧不已但那么明确地是独属于他的标记。他却还知道Yoda说得对。 


 


他是一名绝地,他首要的职责永远是为教团着想。 


 


他会去和Anakin谈谈。他尝试告诉自己。他会说服他退下。而他要如何原谅Anakin犯下的罪行他尚且不知,但他会尽力尝试。 


 


他瞥到自己手腕时几乎想笑,尖锐怨愤的笑声。 


 


故事里总是说,人们手上的名字非常简单,只是灵魂伴侣和死敌。 


 


它们从来没说过那会是一个他为其奉上了全部真心的人,和一个把他的心捣成万千碎片,给他留下永远都不可能愈合的伤口的人。 


 


没有一个故事说过他的灵魂伴侣和死敌会是同一人。 


 


- 


 


viii. Obi-Wan


 


在他抵达穆斯塔法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带着令人心碎的肯定,他不会活着离开这里。他同样确信着他必须在这里面对Anakin. 


 


是Darth Vader,他提醒自己。 


 


而他还知道这个强制形成的区别并不真实。他面对的将会是Anakin,他会需要直视他的眼睛问他为什么。 


 


问题是他大声喊出来的,Anakin转身看他,眼神冰冷,绝望,那么的愤怒,Obi-Wan恍然意识到他并不认识眼前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问,语调之温和对自己都显得奇怪。


 


他不问挤在他脑海中的其它问题。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和我讨论?我会帮助你的,Anakin,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你根本不用做出这些事。一定有别的办法。 


 


Anakin告诉他绝地是错的,Obi-Wan想起那么多年前Qui-Gon告诉过他同样的事。Anakin告诉他这是为了Padmé,Obi-Wan几乎能懂,但他无法忘记圣殿里绝地死者的脸,他觉得他们好像现在都在看着他,呼吁着公正。西斯必须被阻止,Obi-Wan知道。 


 


而西斯就是Anakin已经成为的东西,他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不过他还能看见别的东西:恐惧与举棋不定。他不想抱任何期望却依然那么做了,仍然对自己能拯救Anakin,把他劝回来怀着一线希望。 


 


他们光剑相交的一刹那,火花四溅,Obi-Wan知道他失败了。 


 


你是有选择的。Obi-Wan告诉过Anakin,但他没想过他的灵魂伴侣,他的挚友,他的Anakin会选择一条把他们一并毁灭的道路。


 


他们的决斗是那么多年相伴的残酷倒影,来自共同完成的训练,冥想,商议和在对方身边不能再自然地形成的存在感。没有人比Anakin更了解Obi-Wan,而Obi-Wan奢望着反之也能如此,但当他再次勉强挡下一击时,他想他错了,宇宙一定也错了。这是命定中该发生的事吗?他从未以对Anakin一半那么强的爱意去爱过别人。 


 


Anakin那不会让Darth Vader伤害他的诺言仿如隔世。 


 


Anakin一直在攻击,Obi-Wan则在不停退后,格挡,闪避,再挡,跳开,向一旁旋转只为了拖延不可避免的结果。他牵制着Anakin,却无法让自己用光剑做出任何除防御之外的事。 


 


但他必须。最后,当他的光剑砍入Anakin的身体时,他好奇自己的右手腕上怎么可能写的不是自己的名字,考虑到他对自己的举动是有多么深痛恶绝。 


 


那么,他生命中的一切都是通向如此的结局。他对Anakin所有的爱最终都无关紧要。 


 


'我恨你!'Anakin向他怒吼,声音里满是被背叛的愤怒与痛苦。Obi-Wan只想跪下,抱着Anakin哭泣,哭泣以及为他不知如何阻止这些事而道歉。 


 


'我爱过你。'他告诉他,像以往一样纯粹,简单。话语里没有怒气,没有怪罪,只有对自己面对Anakin的憎恶时仍然只能以爱相回的悲伤。'我爱过你,却无力拯救你。' 


 


Anakin怒视着他,不顾一切地抓向空气,竭力想阻止自己滑进熔岩里,他的表情没有改变。 


 


'原谅我。'Obi-Wan转身时轻声说,他无法让自己继续看下去。 


 


他的心理足够强大,但这个他做不到。 


 


Yoda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回荡:被毁灭,西斯必须。 


 


我不会杀死Anakin.


 


他回想到以前询问原力有关自己的命运时。无尽的悲哀,它总会轻柔地回答。他一直没彻底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现在他懂了。 


 


- 


 


ix. Obi-Wan


 


他不记得平静的感觉。 


 


当他看向Luke时,他会微笑,即使快乐早已不会出现在他眼中。他想要是Padmé还活着的话,她会有多么为她的孩子们骄傲,他们就像她曾经一样勇敢,善良。 


 


Anakin也会骄傲的,但Obi-Wan不愿去想Anakin. 


 


然而他知道他需要去想,他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他们踏入死星时他将自己的思维大张,去够向那条直到现在也不知为何没被切断的纽带,他呼唤着Anakin,安静地,只让他能听见,然后他等待着。他在原力中探到的Vader的气息让他打个寒颤,它寒冷且陌生。Obi-Wan必须再次面对他,为了能让Luke逃脱,为了让自己重新找到平静。 


 


Anakin向他逼近,手里光剑-那么鲜红,那么不自然的光芒-已经燃起,Obi-Wan胸中的钝痛全数回归,多年前的伤口再次被撕开,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出此事。但他必须做。愧疚漫进他的思想,在他心中沉淀,那是他所背负过的最沉重的负担。 


 


Anakin的进攻一如穆斯塔法上一般凶猛固执,Obi-Wan的防御也还是那么强大,不过他们都知道这会如何结束。好像一直会是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他会让Anakin杀了他。 


 


虽然Anakin杀死的不会是Obi-Wan,Obi-Wan死在了穆斯塔法,和Anakin一样。 


 


'你已经变得老迈衰弱了。'Darth Vader说,他的声音就像Obi-Wan手腕上的字迹一样锐利扭曲。 


 


和你成为的东西相比这不值一提。Obi-Wan想,却并不开口。他将光剑举到面前,古老的表达尊重的举动,然后闭眼露出一个精疲力尽的悲伤笑容。 


 


Vader向他袭来。 


 


等Vader放下自己的光剑,Obi-Wan已经不在了。 


 


- 


 


x. Anakin


 


Luke帮他取下面具,那个在所有存活的理由都已消失后仍让他继续活了下去的可恨东西。 


 


Anakin有些惊奇自己没有在想可能的过去。他也没有去想自己的过错,他无法令时间倒流。 


 


没有什么被忘记,也没有什么被饶恕,但最终他心里还是留着些许善意。他向Luke微笑,他救了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同时也拯救了他。其实真是个美好的结局。 


 


他让Luke把他留下,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消逝,他毫无怨言。 


 


万物都必将终结。 


 


当他感觉到一个熟悉的,他以为再也不会遇到的存在时,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他的前额有了某种虚幻的触感,于是他知道,无论这听起来是多么不可能,他是清醒的。 


 


'你做到了。'Obi-Wan轻声说,Anakin感到自己的心被打开开始歌唱,好像他需要的一直都只是再次听到对方的声音,看到他的温暖微笑,'我真为你骄傲。' 


 


对不起。Anakin想,泪珠从脸颊上滚落,对不起,我的朋友,我最长久,最亲密的挚友。请你原谅我。 


 


Obi-Wan朝他伸出手,粲然一笑。 


 


'让我给你引路吧。' 


 


Anakin抓住他的手,世界在身边旋转。 


 


这感觉和他想象的不同。他身处虚空同时无处不在,仿佛自己正在消失。他的四肢变成了星球,心脏化为一颗恒星,却有什么在把他往回拉。现在理解自己有些困难,于是他任自己聆听着原力却不迷失于其中,原力像一位老友一般拥抱,迎接他。 


 


他漂浮在超越了时空的地方,他是星辰大海同时也还是Anakin Skywalker,原力洗涤着他的灵魂直到他再次认识了自己。 


 


他感到远处有其他的存在,但光明与星尘在他眼前组成一个灿烂微笑的人形。Anakin认识它,认识,无论何时何地,哪一生,哪一世,他都能把他认出来。 


 


他眨眼,画面成形。Obi-Wan和Anakin站在一起,视线相交。 


 


'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Obi-Wan对他说,神色温和亲切。Anakin在自己做的所有事里,最后悔的就是伤害了他。 


 


Obi-Wan不该受苦的。 


 


但他现在在这里,热情地笑着迎接他。Anakin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把他抱紧。他们并非血肉之躯但原力熟知他们,应允了他们这一刻的团聚。 


 


Anakin身体后仰,双手抚上Obi-Wan的脸颊,四目相对,心灵相通。他想告诉他的事是那么多,他不知从何开始。 


 


Obi-Wan依然微笑着:'我知道,Anakin. 我知道。没事的。' 


 


他们已与原力化为一体,与彼此化为一体,他终于有了圆满的感觉。 


 


Anakin想起了什么,他的目光落到自己手腕上,好奇地打量着。原力将他复原了,他总算能知道——但他的手腕上没有名字,只有他还清晰记得的烙印。Obi-Wan握住他的手,当Anakin困惑地看向他时,他只是回以笑颜。


 


在他的笑容里,在一切的结尾处,Anakin找到了他一直在寻觅的真相。 


 


 


————————————————————————————


 


 


有条件强烈建议你们去看原文,作者文笔特别美,浓浓的诗意和命运感。


两天翻出六千字我觉得我刷记录了,嗯,至纯之地这周不更了(你丫——


这作者还开了个坑,赤裸裸是西斯Obi调戏Ani的,好想翻(烟)SIth Obi我真爱,有人看吗有就发lof


 


 


其实这篇文我的感想就是很像以前看过的一个故事。人问神生命意义为何?神说生命没有意义,但此即为自由意志。所以Ani一生能有两个挚爱而不是唯一一个灵魂伴侣,最终重要的只是他的选择而已(Padmé不能成英灵好惋惜我超级喜欢他们3p的(你等等


 


--诺亚


16/03/2016